追蹤
一桌四椅的生活
關於部落格
家在成形的過程中,從風格的選擇、什麼要做什麼不要做,就是一場自我的摸索與掙扎。
  • 9504355

    累積人氣

  • 389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宋冬野,董小姐


姥姥因為體質的關係,每個月都會有一兩天會痛到不想活了,哈。這是宿命。這次好一點時,聽到宋冬野的歌。他真的是位很絕的歌手,自己的歌自己唱,不紅;而是在一個歌手選拔會上,一位參賽者唱紅了他的歌。

但他也覺得無所謂,「只要我沒變就好了」,這是他接受鳯凰網採訪時一直重覆説的話。 紅,是許多音樂人的夢想,但紅了之後,滅得也快。對這種起落,他説「我觉得自己知道自己没变就行了。我还是想说,音乐和娱乐是两回事,我始终站在音乐一边。」

還有兩段對話,也讓我自己想了很久,或許我也會遇到同樣的情境。

凤凰网文化:民谣依靠电视选秀、网络热炒等大众传播媒介收获更多关注,你认为这是民谣音乐的一种悲哀吗?民谣音乐与大众娱乐之间,如果并非存在着不可逾越的鸿沟,那么最好的抵达大众的方式又是什么?

宋冬野:我们希望民谣音乐能火,能大火,但是之所以它目前还没有被大众所接受,我觉得有两个原因,一是我们自身不太喜欢考虑关于市场的问题,也没想让多少人听,都是低头死磕做音乐的人,二是很多听众也不想让我们的歌走向大众,他们根本不相信大众音乐市场,他们害怕我们变味。后来我们也往所谓大众市场试探过,可是谁也没敢周旋,我们谁也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谁知道呢。

凤凰网文化:有人说《董小姐》在选秀节目唱红,由鲜为人知的小众音乐一跃成为众人拥趸的流行歌曲,可能会毁了宋冬野和他的音乐,就跟满大街都在循环播放凤凰传奇的《最炫民族风》一样逐渐沦为俗物,你怎么看?流行对民谣来说是噩梦还是福音?

宋冬野:这是我们这代人的普遍观念,什么东西一变大众,就是俗,就是垃圾,毁了我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我还是觉得音乐就是音乐本身,每一首歌它就是那个样子,从第一个人听到它到全世界人民都会唱,这首歌本身都是一成不变的,而我能肯定的是自己做音乐的态度也不会变,一直会真实,源自生活,我觉得这就够了,怎么看是性格问题了。

好,別説太多大道理。我們來聽歌,聽著聽著,會讓人想哭。。。
 

董小姐
 

作詞:宋冬野
作曲:宋冬野

董小姐,你從沒忘記你的微笑
就算你和我一樣 渴望著衰老
董小姐,你嘴角向下的時候很美
就像安和橋下 清澈的水

董小姐,我也是個複雜的動物
嘴上一句帶過 心里卻一直重复
董小姐,鼓樓的夜晚時間匆匆
陌生的人,請給我一支蘭州

所以那些可能都不是真的 董小姐
你才不是一個沒有故事的女同學
愛上一匹野馬 可我的家里沒有草原
這讓我感到絕望 董小姐

董小姐,你熄滅了煙,說起從前
你說前半生就這樣吧 還有明天
董小姐,你可知道我說夠了再見
在五月的早晨,終於丟失了睡眠

所以那些可能都不是真的 董小姐
你才不是一個沒有故事的女同學
愛上一匹野馬 可我的家里沒有草原
這讓我感到絕望 董小姐

所以那些可能都會是真的 董小姐
誰會不厭其煩的安慰那無知的少年
我想和你一樣 不顧那些所以
跟我走吧 董小姐

躁起來吧 董小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